佛陀教育
        初学指引
        认识佛教
        佛教新闻
        素食文化
        佛教艺术
·伟大佛陀一生的画卷-精美组图(..
·2015年1月1日开应法师一行..
·菏泽市佛教协会三学净苑六和弘法..
·2015年三学净苑落实传统文化..
·伟大佛陀一生的画卷-精美组图(..
·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
·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玉枢宝经
·三学净苑部分活动剪影
·欢迎来到三学净苑【置顶】
·欢迎来到三学净苑【置顶】
·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分论坛:佛教..
·智慧的结晶:世界佛教论坛7大分..
·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新闻发布会在..
·2018年9月9日三源寺三世佛..
·2018年8月23—25日开应..
·8月25日三学净苑盂兰盆节法会..
·2018年8月18日开应法师主..
·山东菏泽三学净苑念佛三日共修法..
位置:首页 >>> 佛陀教育 >>> 佛教艺术

佛教对中国书法的影响

三学净苑   2014-10-26

    大约在公元一世纪左右的两汉之际,印度佛教开始通过西域,慢慢地传到中国内地。亚洲的两大文明古国的文化,开始相互交融和促进。中国在传统思想文化的基础上,对外来宗教文化进行吸收和改造,从而在哲学思想、文化艺术、政治经济等领域发生影响。尤其在建筑、绘画、诗歌、书法、民俗诸方面,发展的痕迹显著丰富。

    本文仅就佛教对中国书法的影响试作简论。

    一、敦煌佛窟是书法的宝库

    自汉代建河西四郡后,敦煌郡作为扼两关,控大漠,中西交通丝绸古道必经之路。佛教由此传入,朝野信奉,敦煌于是在公元366年开凿了第一个佛窟,从此历代相继,不断修造,历史上虽曾遭受破坏,但至今仍保存492个佛窟。窟内藏有珍贵的经典、佛史、俗文学等资料,是研究我国古代历史、哲学、宗教、经济、文艺和民俗等方面的史籍,其中历代“写经”是研究中国书法的重要史料。自清光绪廿五六年间,初始发现千佛洞石窟写经后,震动了世界,匈牙利斯坦因、法国伯希和、日本、俄国、美国等人相继掠夺了大批文物,清政府只运回8600多件朱卷到北京图书馆。

    大漠的文化,自然要比繁荣的中原及南方落后一些,但从大量的晋、南北朝、隋、唐等朝“经书”来看,提供了下面三点史料:第一点是历史上中国书法各体发展阶段为隶体(秦、汉期)——隶楷体(魏、晋、南北朝期)——楷体(隋、唐以后期)三个阶段。第二点可以看出各代特有的书风:如晋代沉雄朴茂,北朝粗犷、剽悍和泼辣,隋楷劲秀文雅,唐经外柔内刚、圆融遒丽。第三点可以看出不知名的抄经手的创造性,如西魏时期“贤愚经”等书体,开启了五百年后的苏轼体。

    二、可以流传久远的佛经石刻

  我们现在看到的古代书法遗迹中,有很大一部分是佛教的石刻经书、摩崖题记和佛事实录。就其书法艺术价值来说,远胜于写经卷,是历代习书者所临摹学习的范本。如洛阳龙门二十品石刻上,尤其北魏时期“莲花洞”中的“般若波罗蜜多心经”;北齐时期泰山“经石峪”石刻等。

  除此外,尚有太原晋祠的“华严经”,隋开皇大住窟的“大集经月藏分”和“五十三佛名”,北京房山的“法华、涅槃、维摩、华严”等一千多种九百多部石经,四川安岳卧佛院石窟,大足宝顶山小佛湾经目塔,响堂山石窟“维摩诘经、胜鬘经、孛经、弥勒成佛经”等。

  为什么石刻如此盛行?其优点显然有:不怕风雨的永久性,便于传拓的流传性,大字众看的观赏性,富有吸引力的艺术性等。“唐邕写经碑”中说:“缣缃有坏,简策非久,金牒难求,皮纸易灭”,于是最好的表现材料是石刻,取材就地,加工方便。石刻书法是中国书法长河中的灿烂明珠。

  三、历代书家僧徒多

  李白在“草书歌行”诗中说:“墨池飞出北溟鱼,笔锋杀尽中山兔。”这是赞美唐代草书大家怀素上人的话。说他是“湖南七郡凡几家,家家屏障书题徧(遍)”。

  在书法长河中,僧家书手何止一个,著名的隋代有号称铁门限的智永,深得右军书骨的智果。唐代有深得永禅师神髓的辩才,集“圣教序”的怀仁,集“兴福寺碑”的大雅,还有高闲、亚楼、贯休诸家都是高手。宋代有言法华、政禅师等。元代有溥光、诚道元、慧敏、明本、静慧等。明代有德祥、无辨、宗奎、智舷、道光等。清代有书画家道济、虚谷、破门、超然、雪舫等。到了近代和现代,僧徒书家更多,如“绚烂之极又归于平淡”的弘一法师,凝重朴实的赵朴初,紧结超脱的海法法师,以及明阳、遍能、真禅、云峰、隆莲等法师。以上列举仅是挂一漏万,历代书法精英尚有很多。

  从僧家书法艺术来分析,它应别于俗家的书法。因宗教的清心寡欲和艺术家的丰富激情之间存在矛盾,但艺术与宗教也有许多相通和相似之处,真正的艺术家往往具有宗教徒式的虔诚,关心人民的疾苦。使两者矛盾如何在书法艺术中得到统一和平衡,称得上是真正的佛教书法艺术,取得最大成功者,要算怀素的“小草千字文”,弘一的后期书;道家中也有超脱的如八大山人书。他们的作品有宗教的超脱宁静,不激不历,心平气和,给人以大智若愚,大巧若拙的感觉,达到远离人间烟火,充满禅意的虔诚。

  四、文人墨客的亲禅和颂禅书

  文人墨客欢喜与高僧交游的佳话很多,例如东晋田园诗人陶渊明和东林寺高僧慧远交谊很深;唐代诗人白居易和香山僧如满上人结香火社的故事等等,不胜枚举。他们爱高僧博学精深的造诣,或爱寺院“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。万籁此俱寂,但余钟磬音”的环境,激发起创作的热情。清初大书法家王铎曾说:“书画事,须深山中,松涛云影中挥洒乃为愉快。”

  历代文人墨客流传佛事墨迹的:书写“金刚经、心经”的有王知敬、徐浩、欧阳询、张旭、柳公权、苏轼、赵孟俯等人。唐有颜真卿书“多宝塔感应碑”,柳公权书“玄秘塔碑”,李邕书“麓山寺碑”。宋书法四大家中有苏轼书“次辩才韵诗”,“罗池庙迎享送神诗”等,黄庭坚书“发愿文”“七佛偈”、“诸上座帖”、“华严疏”等,米芾书“方园庵记”。元代赵孟俯书四 十二章经”、“妙严寺”、“莲华经”、“灵宝经”等。这些书法大家的墨迹,如银河星系中的闪闪发光的行星。

  综上所述,佛教虽无书法技巧上的影响,但在精神和思想上影响很大。(信息来源:《洛阳佛教》)

本篇文章共有 1 页,当前为第 1 页

版 权 所 有 : 三 学 净 苑   邮 箱:sanxjy@126.com

地址:山东省菏泽市广福大街南33号三学净苑 电话:0530—6165969

鲁ICP备1200284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