般若文海
        法师文章
        佛经原文
        戒律篇
        净土篇
        居士文章
        密宗篇
        唯识篇
        禅宗篇
·伟大佛陀一生的画卷-精美组图(..
·2015年1月1日开应法师一行..
·菏泽市佛教协会三学净苑六和弘法..
·2015年三学净苑落实传统文化..
·伟大佛陀一生的画卷-精美组图(..
·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
·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玉枢宝经
·三学净苑部分活动剪影
·欢迎来到三学净苑【置顶】
·欢迎来到三学净苑【置顶】
·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分论坛:佛教..
·智慧的结晶:世界佛教论坛7大分..
·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新闻发布会在..
·2018年9月9日三源寺三世佛..
·2018年8月23—25日开应..
·8月25日三学净苑盂兰盆节法会..
·2018年8月18日开应法师主..
·山东菏泽三学净苑念佛三日共修法..
位置:首页 >>> 般若文海 >>> 唯识篇

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五十 (7)

三学净苑   2015-2-13

[瑜伽师地论讲记·妙境长老] 

 

辰二、无颠倒等(分四科)  巳一、加行无退

普于一切所应作事,能无退失;于未得退亦无退失。

这是从称赞功德殊胜这一科来的,这一科分两科。第一科,辨,分三科。第一科,受记等。现在是无颠倒等,分四科,第一科是加行无退。「加行无退」这句话就是努力的修行,不会退下来,这个意思。

「普于一切所应作事」,说这位禅师,普遍的对一切所应该作的事「能无退失」,他都能去作,而不会说:「我不作了,我要告假」,不会这样子。「于未得退亦无退失」,前面这是所应作事,是计划要作这件事。「于未得」,就是这件事没有作,那件事就没有成就,这叫作「未得退」。「于未得退亦无退失」,也决定能作那件事,也能把它作成功,这叫作「加行无退」。第二科是胜进增长。

巳二、胜进增长  

无退失时,恒常无间一切善法运运增长;如明分月。

无退失的时候,「恒常无间」,这件事是长时期的、不间断的不退。「一切善法运运增长」,因为恒常无间,一直的是不退,所以一切的、广大的善法「运运增长」,都是向前进。「运」者行也,一直的向前进,所以善法越来越多。或者也当渐渐的意思。「如明分月」,就是这月亮分两部分;一个是暗分、一个是明分。或者由初一、初二、初三、初四、初五,这是明分月。那个十六、十七、十八、十九,就是暗分月了。这个善法的增长像明分月、越来越光明、越来越多。这是第二科,胜进增长。下面第三科,名真非似。

巳三、名真非似

由诸善法转增长故;菩萨尔时得名真实,不名相似。

「由诸善法转增长故;菩萨尔时得名真实」,由于这位菩萨,他所努力作的善法展转的增长,所以「菩萨尔时得名真实」,这位菩萨那个时候就叫作真实菩萨,「不名相似」,不是说相似的菩萨,好像不是真的。那么叫「真实菩萨」。这是第三科,下面第四科,善知调伏。

巳四、善知调伏  

由得真实菩萨名故;于一切种一切有情调伏方便,如实了知。

由于这位菩萨,也就是这位禅师,他成就了真实的菩萨的名称,应该就是得无生法忍了。「于一切种一切有情调伏方便,如实了知」,这个真实菩萨这个名称的使用,使用这个「真实」的名称,他究竟有什么功德呢?有什么智慧呢?「于一切种」,一切种类的有情,一切的有情,或者人、或者天、或者三恶道、或者信佛、或者不信佛,这个一切有情调伏的方便,调伏这一切有情的法门;这个众生应该这样调伏,那个众生应该那样调伏,这件事如实了知。这件事可见还是不简单。

《披寻记》一六七二页:

普于一切所应作事等者:此即〈功德品〉中第二嗢柁南摄。如其次第寻文可知。

「普于一切所应作事等者:此即〈功德品〉中第二嗢柁南摄」,这〈功德品〉的第二嗢柁南,就是「无颠倒加行,退堕与胜进,相似实功德,善调伏有情」。这个颂,意思的确是这样意思。「如其次第寻文可知。」

辰三、诸施设等(分五科)  巳一、施设建立(分二科)  

午一、标一切善修  

如实知故;一切安立,皆得善巧。

这是第三科。前面第一科是受记等,第二科是无颠倒等,现在第三科,诸施设等。这里分五科,第一科,施设建立。这个施设建立的意思,说个白话就是「安排的事情都能成就」,应该是这样意思。这科又分两科,第一科是标一切善修。

「如实知故」,说这位菩萨,一切种一切有情调伏方便如实了知,他有这样的大智慧。「一切安立,皆得善巧」,对于安立的这些法门,就是自己计划的想要这样修行。「皆得善巧」,这件事他能有智慧把它善巧方便的作成功。这一句实在是标,下面第二科,是释由寻思等,由寻思等,就是解释前面那句话。

午二、释由寻思等

从此寻求,于此寻求,由此寻求。既寻求已,由此究竟皆正安立:如是名为一切安立皆得善巧。

「从此寻求」,这是从这里去思惟去观察,应该是「名寻思」。这四寻思、四如实智,这四寻思里面第一个是「名寻思」。如果没有名句,你心里面不能够思惟,所以从名这里开始去思惟,就是「名为先故想」的意思。但是这是在圣道上说的。「于此寻求」,就是名所诠显的义,也就是那个事,「名事互为客」那个「事」,也就是「事寻思」,就是在种种名寻求它所诠显的那个「事」是无体性的,这个意思。「由此寻求」,就是自性、差别假立寻思;自性假立寻思、差别假立寻思。加上名、事,正好就是四寻思。「由此寻求」,由此自性、差别假立的寻思,这样一共是四种寻思;名、事、自生、差别,从这四方面去观察思惟,都是毕竟空寂的。

「既寻求已,由此究竟皆正安立」,既然这样去思惟观察,这个当然也是在奢摩他里面观察的,不是散乱心的观察。「由此究竟」,由于先名、事、自性、差别的观察,都是意言分别,都是虚妄不实,这是毕竟空寂。因为由于这样子修止观,就是「究竟皆正安立」,就可以断烦恼,可以见第一义谛了,这件事都可以现前了。「如是名为一切安立皆得善巧」,所以前面那段文,「如实知故,一切安立,皆得善巧」,就是这样意思,就是由于修四寻思观,而得善巧,就是成就四如实智了。

巳二、五种无量(分二科)  午一、教授善巧  

于诸安立得善巧故;复于教授能得善巧。

这是第二科,五种无量。前面第一科施设建立,施设建立看出来就是修四寻思、四如实智的止观。这第二科是五种无量,分两科,第一科是教授善巧。

「于诸安立得善巧故」,这位菩萨对于佛所开示的四寻思、四如实智,这位菩萨依教奉行,就得到了四寻思、四如实智的智慧了,得善巧,「善巧」就是智慧,就是成就了这个微妙的智慧了。「复于教授能得善巧」,他自己得成圣道了,所以他又能慈悲的教化众生,对于教化众生这件事,他也是作得很圆满,所以能得善巧。前面是自利,这里是化他。

午二、获彼等持  

于其教授得善巧故;复能获得无量所缘三摩地王。

这第二科,获彼等持。这个科文上说五种无量,在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五种无量的意思。但是这位大德他用这个名字,他就是读前面的文,这个四寻思、四如实智后边就有五种无量,所以在这里也就这样解释了,那么到后边再说。

「于其教授得善巧故」,这第二科。前面第一科,教授善巧。这第二科,获彼等持。「于其教授得善巧故」,就是他能够教化众生也得到善巧方便的智慧。「复能获得无量所缘三摩地王」,他又能够成就无量的所缘的三摩地王,这个「王」是自在的意思,就是成就了很多的定,成就了很多的三昧,这样意思。他成就了四寻思、四如实智,这是得无生法忍的菩萨。得无生法忍的菩萨他能够有大悲心教化众生,能够自利利他,他也就能得到很多的三昧,那就是极喜地、离垢地、发光地了,到了发光地,这个意思;我们没有无所得的智慧,这个有所得的执着障碍我们不容易得无生法忍,也不容易得三昧。这个到了极喜地菩萨以上,他们得圣道了,他有无所得的智慧,能够化有所得的这些虚妄分别,所以心就容易成就定,所以「复能获得无量所缘三摩地王」。

巳三、说法果利

获得如是三摩地已;能不唐捐宣说正法种种行相。说正法时,皆有胜果。

这是第三科,说法果利,说法是有果利的,不是空说法的。第二科是五种无量,现在第三科,说法果利。

「获得如是三摩地已,能不唐捐」,所以他能够不白辛苦,他为人宣说正法的种种戒定慧;为人说六波罗密的行相、或者说戒定慧的行相、或者三十七道品的行相。「说正法时,皆有胜果」,他宣说正法的时候,听法的人都能得成就殊胜的胜果,能得圣道。

这佛为众生说法的时候,就是能令人得须陀洹果,能令人得阿罗汉道,能有这种威力。在大乘佛法来说,说法的时候能令人发无上菩提心,能令人得无生法忍,能令人信解圣道,精进修行,能令正法久住,这些胜果。

巳四、大乘性摄  

能于大乘究竟出离,以依大性而出离故,能摄大乘。

这是第四科,大乘性摄。这里是说菩萨;菩萨他自己用功修行,发菩提心,得无生法忍,教化众生,自己的戒定慧都向上增长广大。「能于大乘究竟出离」,他能够依于大乘佛法究竟的出离烦恼障、所知障。「以依大性而出离故,能摄大乘」,因为他是学习大乘佛法,依于大乘佛法而出离生死,就能够「摄大乘」的福德资粮、智慧资粮,大乘的因果都能圆满成就。

巳五、菩萨名号  

由此复于彼彼大乘出离位中,得彼彼名。一切菩萨,同共此名;一切世间诸佛菩萨皆共安立,皆共称叹。

这是第五科,菩萨名号。「由此复于」,由于他是真实菩萨了,他又能大悲心教化众生。所以「复于彼彼大乘出离位中」,这个「彼彼」就是「大乘出离位」,就是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,这个出离一切系缚的这些圣位。「得彼彼名」,得到各式各样的好的名称,这个名称就是「菩提萨埵摩诃萨埵」,那上面也说到:「成就觉慧、最上照明、最胜真子、最胜住持、普能降伏、最胜萌芽、亦名勇健、亦名最圣、亦名商主、亦名大称、亦名怜愍、亦名大福、亦名自在、亦名法师」,这种种的名字。「一切菩萨,同共此名」,这位菩萨得到这么多的佳名,其余一切菩萨也一样都有这个名字。「一切世间诸佛菩萨皆共安立」,一切世间的诸佛,一切世间的菩萨,都共同的为真实菩萨安立这个名字。「皆共称叹」,十方诸佛一切菩萨都称叹这位菩萨。

这是第五科,菩萨名号。下面第二科是结。前面是辨,这是结。

卯二、结

当知是名所可称赞功德殊胜。

《披寻记》一六七三页:

一切安立皆得善巧等者:此即〈功德品〉中第四第五嗢柁南摄。此中一切安立皆得善巧,显彼第四嗢柁南中前三句义。四寻思中若名寻思,是名从此寻求。若事寻思,是名于此寻求。若自性差别假立寻思,是名由此寻求。由此四种寻思得如实智,是名由此究竟。言于教授能得善巧等者:此显于五无量能起一切善巧作用故。言于彼彼大乘出离位中得彼彼名等者:此即第五嗢柁南中菩萨十应知建立诸名号。余文易了,随应当知嗢柁南摄。

「一切安立皆得善巧等者:此即〈功德品〉中第四第五嗢柁南摄」,那个第四、第五。第四的那个嗢柁南是「诸施设建立、一切法寻思、及如实遍智、如是诸无量」这是第四。第五个嗢柁南是「说法果胜利、大乘性与摄、菩萨十应知、建立诸名号」,这是第四、第五嗢柁南。「此中一切安立皆得善巧,显彼第四嗢柁南中前三句义。四寻思中若名寻思,是名从此寻求。若事寻思,是名于此寻求。若自性差别假立寻思,是名由此寻求。由此四种寻思得如实智」,就是得无生法忍了。「是名由此究竟」,这如实智,看这文上的意思,就是内凡位有四个位置,暖、顶,这是四寻思。忍、世第一,是四如实智。四如实智若说得无生法忍的话,应该从极喜地开始。现在在《摄大乘论》也好、在《瑜伽师地论》也好,都是从忍、世第一才开始有四如实智。那么这两个位子是接近得无生法忍,还没得无生法忍。所以这地方有那么一点出入。「是名由此究竟」。

「言于教授能得善巧等者:此显于五无量能起一切善巧作用故」,是这样意思。这个五无量;第一个就是有情界无量,就是众生是无量无边的。菩萨大慈大悲教化一切众生,因为有苦恼的众生,菩萨才发大悲心教化众生,所以这是善巧的作用。第二是世界无量,有众生一定有众生的住处,然后才能够教化众生,这第二世界无量。第三是法界无量,法界无量就是众生或作善法、或作恶法,所以这样就有无量无边的法,这些无量无边的法没有接触佛教的时候,都是贪瞋痴的事情,这是法界无量。第四个所调伏界无量,就是在无量无边的众生里面,有的众生有善根、有堪能、有大势力,能在佛法中得大利益,那么这就是所调伏界的无量。第五个是调伏方便界无量,菩萨发大悲心、有大智慧调伏众生,用什么方法来调伏?就是佛法。佛菩萨他自己由外凡到内凡,由内凡到得无生法忍,他在无量无边的佛法中努力的学习,所以他能够调伏一切众生,有这么多的善巧方便。所以这叫作「此显于五无量能起一切善巧作用故」。

「言于彼彼大乘出离位中得彼彼名等者:此即第五嗢柁南中」那个「菩萨十应知」。「菩萨十应知」,实在就是菩萨十种差别;第一种就是住种性的菩萨。二是已趣入的菩萨。三是未净意乐。四是已净意乐、就是得无生法忍的了。五未成熟,就是你还没能到第十地,到第十地就名已成熟。未堕决定、已堕决定,这又是一种。九、是一生所系菩萨。十是住最后有的菩萨。就是有这么多的不同,这叫作「十应知」。「建立诸名号」,就是刚才说,菩萨有很多的名号。「余文易了,随应当知嗢柁南摄。」

辛二、次相等摄(分八科)  壬一、相  

由得如是殊胜名故;当知获得诸菩萨相诸相所相,成就其相。

这是第二科,次相等摄。这是前面第一科,初持摄这一科讲完了。这个大科,菩萨地是第十二科,菩萨地里分两科,第一科是结前生后,第二科是广辨一一,这一科分两科,第一科是普摄学果,这一科是很多。第二科是地义次第,就是现在这个地方,叫作地义次第,从前面已经开始了。这个地义次第里面分两科,第一科结前生后,第二科也是广辨一一。又分两科,第一科是辨,第二科是结。辨里面分三科,第一科是初持摄,这一科也很多,我们也学习完了。现在是第二科,次相等摄。分八科,第一科是相。

「由得如是殊胜名故」,由于这位菩萨得了无生法忍以后,他得到这么多殊胜的名字「故」。「当知获得诸菩萨相」,他有名也就应该有实,所以他是成就了菩萨的诸相、「菩萨相」。「菩萨相」是有五种;第一个是哀愍,他有慈悲心。第二个是爱语,同众生说话的时候,都是对人有利益的。第三是勇猛。第四是舒手惠施。第五个是能解甚深义理密意,这是大智慧的境界。菩萨就是有慈悲、有大智慧、而还有勇猛,菩萨这个勇猛还是很特别的。「当知获得诸菩萨相」,有这么多的殊胜的名称,那就表示他已经成就了诸菩萨的道德的行相,圣人的行相。

「诸相所相」,这么多的德相来相这个菩萨,来庄严这个菩萨。也就是菩萨成就了这么多的功德,「成就其相」。这是第一科是相。第二科是分。

壬二、分  

如是正行一切种相,在家出家二分菩萨所能成办。

「如是正行一切种相」,就是这位菩萨修三十七道品,修六波罗密的正行,成就了这么多的功德相,这么多的功德的庄严。这个相是谁成就的呢?是「在家出家二分菩萨所能成办」,就是有的菩萨是在家,有的菩萨是出家,这两部分的菩萨所能成办的,他这么多的功德庄严,在家菩萨也能成就,出家菩萨也能成就。「所能成办」的,不是说决定是出家,在家菩萨也能成就。

壬三、增上意乐  

于二分中能成办已;正行坚固,于诸善品获得一向增上意乐。如是意乐,或在家品所应摄受;或出家品所应摄受。

这下面第三科,增上意乐。「于二分中能成办已」,这两位菩萨,能成办菩萨的功德以后,「正行坚固,于诸善品获得一向增上意乐」,他的正行特别坚固,世间上的恶法、世间上的污染所不能动摇的,他的戒定慧特别坚固。「于诸善品获得一向增上意乐」,对于这个戒定慧的善品,他成就了「一向」,就是一个方向,没有第二个方向,就是成就了「增上意乐」,「增上」就是殊胜的意思、强大的意思,就是得了圣道以后是特别强大的,他的戒定慧非是凡夫所能及的,所以增上意乐,也就是得无生法忍了的意思。「如是意乐,或在家品所应摄受;或出家品所应摄受」,这个增上意乐,这个清净强大勇猛的意乐,就是得无生法忍。这个功德或者是在家品菩萨所应该成就的,或出家品所应该成就的。这是第三科,增上意乐。下面第四科,住。

壬四、住  

或于善品能正安立,乃至安住。

这是第四科。「或于善品能正安立」,或者这样解释,这位发无上菩提心的菩萨,他接近得无生法忍的时候,他能安立在戒定慧这里,安立在六波罗密这里。「乃至安住」,就是由内凡位到了见道,到了圣位的时候,初欢喜地以上,这个时候就安住在善品之中,主要就是安住在第一义谛,安住在这里。

《披寻记》一六七三页:

或于善品能正安立乃至安住者:此显〈住品〉应知。于其胜解行住,名正安立。从此已上所余诸住,名正安住。

「或于善品能正安立乃至安住者:此显〈住品〉应知」,这句话就是显示前面那个〈住品〉的意思。「于其胜解行住,名正安立」,就是这位菩萨这个时候,他发了无上菩提心,他努力的学习佛法,修六波罗密,他达到胜解行住的程度了,就是对于第一义谛,他能深入的胜解,这个「胜」是有力量的意思,这个「解」就是通达明了,他对于法的学习、法的通达很有力量,叫作「胜解」。譬如说我们现在学习佛法,我现在这么讲,有人说:「你讲得不对!」你心就有一点疑惑;「我可能讲得不对。」那就表示你没有力量,你对佛法的理解没有力量。现在这是「胜解」就是他有力量,就是深刻的意思。「胜解胜行」有胜解、他就会行,就能够如是解也如是修止观,叫「胜解行」。譬如我们自己反省就知道,我们学习了一切法都是假名有,都是毕竟空的;你用嘴这么说可以,你心里能作如是观吗?不能,那就表示你,「一切法都是假名有,是毕竟空」,你通达的肤浅、没有力量。若是我们对这个道理,今天也学习,明天也学习,今天也专精思惟,明天也专精思惟,达到了一个高的程度的时候,那自然是这样子,自然是能修止观。如果你能修止观的时候,那你修净土法门的时候,就是念诸法如名为念佛,而不会念阿弥陀佛名号,不会单独以此为行门的,不会是那样的,一定是会念诸法如的,不一样的。

所以「于其胜解行住」,达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一定是能修止观的。「名正安立」,这话是这样意思。「从此已上所余诸住,名正安住」,从这个胜解行住以上,就是见道了,得无生法忍了。得无生法忍,就是初欢喜地(初极喜地)、二离垢地、三发光地、四焰慧地、五难胜地、六现前地、七远行地、八不动地,那上边都叫作「安住」,就是安住第一义谛,无论什么境界都是诸法如,对他都是增上缘,都能增益他的道力;你骂他一句、他也增益道力、道力能增长的,你赞叹他一句、他也是能够与第一义谛相应、他不会随着你的舌头转的、不会的。所以「或于善品能正安立,乃至安住」。

壬五、生  

从此已上,故作意思受诸有生。于彼生处,常得值遇诸佛菩萨。

这第五科是生。「从此已上」,就是从得无生法忍以后,就是初地、二地、三地、四地已上。「故作意思受诸有生」,他要故意的这样子想,他「受诸有生」,我愿意在人间,我愿意到天上去,或者我愿意到阿弥陀佛国去,就「故作意思受诸有生」,他是能这样子。「受诸有生」这个地方,这个「有生」多数是到众生的世界,到众生世界叫「受诸有生」。「于彼生处,常得值遇诸佛菩萨」,他到那个地方去得一个果报,或者在人间、或者在天上,其中有一件事是决定的,什么事情呢?「常得值遇诸佛菩萨」,他常是能遇见佛菩萨。当然他也是愿意到佛世界去,他愿意到阿[门@(人/(人*人))]佛世界,到日月光佛世界,一切佛世界都可以去。但是他就是不到佛世界,到众生世界,也能遇见佛的。说这个地方是众生世界,没有佛住世,但是他一入定就可以见佛,就是见佛听佛说法了,有这个事情,和我们凡夫不一样。所以是「常得值遇诸佛菩萨」的。

若是我们没得无生法忍的人,我们的程度还没有到内凡,还在外凡的境界,这个时候我们没有能力入定,没能力入定,我们佛法理解的程度也不够,这时候你想见佛还不容易。也不是说不能见佛,但是难,就是我们的贪瞋痴的障碍,不容易的。所以这样情形,还是念阿弥陀佛好,求生阿弥陀佛国好。到阿弥陀佛国是非常好,那个世界没有战争,这是最殊胜了,世界是和平的。第二、这生命体在那里没有老病死,你看这好不好?你若不到那个佛世界去,你若在众生世界,这众生世界很多很多的问题,而你得的这个身体又有老病死。所以我们若从这地方去观察,那我们不到佛世界,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去的呀!别的地方是不可以去了。这位菩萨,我们不能和他比。他不到佛世界去,他什么地方都是佛世界啊!我们不能和他比。所以「于彼生处,常得值遇诸佛菩萨」。

壬六、摄受  

及能起作一切有情诸饶益事。

这位菩萨他是圣人,他能够发动,能够作对一切有情有利益的事情,他能作这个事。

《披寻记》一六七三页:

起作一切有情诸饶益事者:此显〈摄受品〉应知。

是前面那个〈摄受品〉。

壬七、地  

恒常无间蒙佛菩萨无倒教授,任持善品,领受殊胜证得分位。由领受故,于可称赞摄受殊胜证得分位,能正安处如己舍宅。

这是第七科,前面是摄受。这第七科是地。「恒常无间蒙佛菩萨无倒教授」,这位圣者的菩萨他「恒常无间」,没有间断、长时期没有间断的能蒙一切佛、一切菩萨「无倒教授」,微妙的教授佛法。当然这个是他已经得无生法忍了,但是还没得一切种智,所以他还要见佛闻法,而佛也是大慈大悲,时时的教授他。「任持善品,领受殊胜」,他教授,那不白教授啊!佛为他说法,他能够「任持」,能摄持,不像我们学完了,没有到五分钟就完全忘了,不知道学什么。所以他能任持佛所说的善法,能摄持而不忘失。「领受殊胜」,他也就能如法的修行,能够悟入第一义谛。「证得分位」,他能证得十地的位子;初地、二地、三地、四地、五地、六地。

「由领受故,于可称赞摄受殊胜证得分位,能正安处如己舍宅」,由于他能够如理作意,悟入第一义谛,所以叫作「受」。「于可称赞摄受」,「摄受殊胜证得分位」是可赞叹的事情,他能够「摄受」,也可以说是成就,成就殊胜的证得分位,就是刚才说的那个十地。「能正安处如己舍宅」,他能够一点不颠倒的安处在第一义谛,就像我们在自己的房子住似的,「毕竟空寂舍」,以第一义谛为自己的房子,他在那里住。

《披寻记》一六七三页:

恒常无间蒙佛菩萨无倒教授等者:此显〈地品〉应知。

下面第八科,是行。

壬八、行  

住此位已,能于后后殊胜分位,一切种相觉慧升进;渐次乃至到于究竟。

「住此位已」,他安住在第一义谛以后,他能够「后后殊胜分位」,他不是停留在那里,他还努力的向前进,以后以后更高的境界,譬如说到五地、又到六地、到七地、到八地。「一切种相觉慧升进」,通达一切法的大智慧,这个智慧逐渐逐渐向前进。「渐次乃至到于究竟」逐渐的由八地、九地、十地一直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就是究竟圆满了。

《披寻记》一六七四页:

能于后后殊胜分位一切种相觉慧升进等者;此显〈行品〉应知。

于其中间不生喜足。

这位菩萨他没有究竟圆满,在中间那里,他不生喜足。「就好了!我不须要再进步了。」他没有这个心情。

辛三、后建立摄

如是升进,证得究竟;从此不求其余上地。已到究竟极边际故;名得无上。

这下面第三科,是后建立摄。分三科,第一科是持摄,第二科是相等摄。现在是最后是建立摄。

「如是升进,证得究竟」,就是这样子不断的向上升进,「证得究竟」,就证得无上菩提了。「从此不求其余上地」,到究竟圆满的时候,再就不求其余的上地,没有上地可求了。「已到究竟极边际故」,他现在的程度已经到了究竟圆满的极边际了。「名得无上」,就是得了无上菩提了。所以「后建立摄」。

下面第二科是结。前面第一科是辨,分三科,讲完了。现在第二科是结。

庚二、结  

是名菩萨地义次第。

这是菩萨地前后深浅的次第。

《披寻记》一六七四页:

如是升进证得究竟等者:此显〈建立品〉应知。

本地分中有余依地第十六

这是第十六地,有余依地,前面菩萨地是第十五地。

丙十三、有余依地(分二科)  丁一、结前生后  

如是已说菩萨地。云何有余依地?

菩萨地是第十二,现在这是第十三科,有余依地。分两科,第一科结前生后。

「如是已说菩萨地」,前面从三十五卷开始到这里,已经赞叹了菩萨地的次第、功德,这是结束前文。「云何有余依地?」有余依地是什么意义呢?这是生起后文,结前生后。

下面第二科,正辨地相,辨有余依地的相貌。分三科,第一科,标。

丁二、正辨地相(分三科)  戊一、标  

当知此地有三种相。

第二科,正辨地相,分三科。第一科是标。

「当知此地有三种相」,当知此有余依地有三个相貌。这是标,就是标出来数目来。下面第二科是列,就是列出来名字。

戊二、列  

一者、地施设安立。二者、寂静施设安立。三者、依施设安立。

「一者、地施设安立」,这是一个相。「二者、寂静施设安立。三者、依施设安立。」一共有这三个相貌。

这是列出来。下面第三科,解释。分三科,第一科先解释这个「地施设安立」。分三科,第一科是征。

戊三、释(分三科)  己一、地施设安立(分三科)  庚一、征  

云何地施设安立?

这个「地施设安立」怎么讲呢?怎么解释呢?「征」就是问的意思。下面第二科就是解释。

庚二、释  

谓有余依地,除五地一分,谓无心地、修所成地、声闻地、独觉地、菩萨地。除一地全,谓无余依地。所余诸地,名有余依地。

这下面第二科解释。「谓有余依地」,这个「有余依地」是指什么说的?什么叫作「有余依地」?前面「云何地施设安立?」这是问,下面就是「有余依地」。「有余依地,除五地一分」,一共是十七个地,其中有五地,要「除五地」,把那五地捡出去不算,它不是有余依地。十七个地其中有五个地拿掉它,它不算。但是不是全部的除掉,是「一分」,五地的其中的一分。什么叫作「五地」呢?「谓无心地」一共是十七地,其中有个无心地,有个修所成地、声闻地、独觉地、菩萨地,这一共是五地。这五地其中有一分不要,是这么意思,不是完全不要。这到《披寻记》再解释也可以。「除一地全,谓无余依地」,这十七地里面有个无余依地,这无余依地完全把它挑出去,它不算,这一地是全部的除掉、不算。那五个地只是每一地除去一少分,不是完全除掉。「所余诸地」,除掉的不算,剩下来的都可以名之为有余依地。是这么意思。

庚三、结  

是名地施设安立。

《披寻记》一六七四页:

除五地一分等者:谓除五地中无余依涅槃所摄一分,取余一分施设安立有余依地。如于无心地中有二建立:谓若阿赖耶识永灭,名无心地,此即无余依摄。若所余位诸转识灭,名无心地,此即有余依摄。义如有心无心地说应知。(陵本十三卷十四页)今除无心地中无余依摄一分,取彼有余依摄一分,名有余依地施设安立。如说无心地,如是修所成地声闻地独觉地菩萨地随应当知。

「除五地一分等者:谓除五地中无余依涅槃所摄一分」,就在无心地里面,这无余依涅槃地,这无心地里面也有包括这无余依涅槃的,在无心地里面除掉那个无余依涅槃,除掉那一少分。「除五地中无余依涅槃所摄一分」,无心地里面也有无余依涅槃。修所成地、声闻地、独觉地、菩萨地里面都有无余依涅槃的。就是把这五地里面的无余依涅槃不要,这个意思。这个下面有解释。这无心地不解释。修所成地里面,是修慧,因修慧而成就的圣道,那里面也有无余涅槃,他也可以成就有余涅槃,但是也能成就无余涅槃,现在修所成地里面的无余涅槃不算。声闻地里面也有无余涅槃,独觉地里边也有无余涅槃,这个菩萨地里面也有无余涅槃,因为这些地里面有苦集灭道。有苦集灭道,苦谛、集谛这不算,灭谛里面有无余涅槃。这声闻地、独觉地、菩萨地里面都有四谛,都有四谛就都有灭谛,灭谛里面有无余涅槃,就是把那一分除掉,是这样意思。所以「除五地中无余涅槃所摄的一分」,把那个除掉。

「取余一分施设安立有余依地」,就是无心地里面的无余涅槃,乃至菩萨地里面的无余涅槃除掉,剩下来的那一分,那一分「取余一分施设安立有余依地」,就施设这个名字,可以安立叫作「有余依地」,这么意思。这个「施设安立」,这「施设」就是施设一个名字,就是这个意思。在什么地方给它起个名字叫作「有余依」呢?就是除掉了无余涅槃剩下的那一部分,都可以名之为「有余依」,就这样子。施设一个名字,这个名字在什么地方安立呢?就剩余的那一部分,在那里安立。譬如说我们现在的身体叫作色受想行识,给它安立叫作「我」,就是这个意思。「施设安立有余依地」。

「如于无心地中有二建立」,这下面举个例子,前面是总说在这五地里面的无余涅槃除掉,现在举出一个例子,什么叫作「无余涅槃」?「如于无心地中有二建立」,有两个道理可以宣说。那两个呢?「谓若阿赖耶识永灭,名无心地」,连阿赖耶识都灭了,譬如在《瑜伽师地论》,在这部论上说,阿罗汉入无余涅槃的时候,阿赖耶识灭了。阿赖耶识灭了就没有心了,就名叫作「无心地」,「名无心地」。「此即无余依摄」,这阿赖耶识也灭了,这就是无余依涅槃的意思。这「无余依」,若阿赖耶识在,阿赖耶识为依,就是有余依。现在这个依也灭了,这阿赖耶识也灭了,所以叫「此即无余依摄」。

「若所余位诸转识灭,名无心地」,前面说阿赖耶识灭叫「无心地」,这下面第二个解释,若所其余的阶段的时候「诸转识灭」,眼识、耳识、鼻识、舌识、身识、意识灭了,这也叫作「无心地」。譬如说我们睡觉的时候,我们不作梦,那前六识都不动了,那就可以名之为「无心地」,也可以这么说。但是若作梦,作梦是第六识在活动,那就是第六识还在,就不可以说叫作「无心地」。所以这「无心地」有两个解释,一个是前六识灭了叫作「无心地」,或者说阿赖耶识也灭了,也叫作「无心地」,是这么意思。所以无心睡眠也叫「无心地」,或者是他不是睡觉、闷绝了,一下子倒在地上昏过去了,第六识也不活动,这时候也叫作「无心地」。「若所余位诸转识灭」,名叫作「无心地」。「此即有余依摄」,前面说阿赖耶识灭了,那叫作「无心地」,那就是「无余依」了。现在说是前六识不动,也叫「无心地」,但是也可以说是「有余依」,而不能说「无余依」。「义如有心无心地说应知」,前面这有心地、无心地前面已经过去了,那里说了很多解释了。(陵本十三卷十四页),这是在那有心地、无心地,这个地方。

「今除无心地中无余依摄一分」,现在是无心地里面那无余依摄那一部分,「取彼有余依摄一分」,名叫作「有余依地施设安立」,现在是这样意思。「如说无心地」,是这样子,这么解释了。「如是修所成地声闻地独觉地菩萨地随应当知」,也是除掉那个无余依那一部分,那么剩下来的就可以名之为有余依地了,这样意思。

己二、寂静施设安立(分五科)  庚一、征  

云何寂静施设安立?

前面是「地施设安立」。有三种相,第一个是「地施设安立」,这一个施设解释完了。现在解释「寂静施设安立」是第二科,这里分五科,第一科是征。

「云何寂静施设安立?」施设这个名字,用这个名字安立在这个地方。这个怎么解释呢?是先征,下面第二科标。

庚二、标   

谓由四种寂静,施设安立有余依地。

就是要四种都是寂静,这里面没有动乱。「施设安立」这就叫作「有余依地」。这譬如说我们的色受想行识的生命,这里面没有爱烦恼、没有见烦恼,这就叫作「有余依涅槃」,就是还有剩下的色受想行识还在,这里面也有尽智、无生智,有阿罗汉的智慧,这都是「有余依」;如果这些都没有了,这就是「无余依」了,是这么意思。现在这里说「四种寂静,施设安立有余依地」,这是第二科是标。第三科是列出来。四种寂静,那四种寂静呢?

庚三、列  

一、由苦寂静故。二、由烦恼寂静故。三、由不损恼有情寂静故。四、由舍寂静故。

这四种寂静,这是列出来。下面第四科是解释,分四科,第一科先解释苦寂静。

庚四、释(分四科)  辛一、苦寂静  

云何苦寂静?谓阿罗汉苾刍,诸漏永尽;所有当来后有众苦皆悉永断,已得遍知。如多罗树断截根顶,不复现前。由得当来不生法故:是名苦寂静。

「云何苦寂静?」怎么叫作苦的寂静呢?这个苦若来了的时候,这苦恼若现前的时候,心是动乱的,是那么意思。现在「苦寂静」,就是没有这个动乱了,所以叫作「寂静」,那也就是没有苦了,这个意思。

「云何苦寂静?谓阿罗汉苾刍,诸漏永尽」,就是初果须陀洹、二果斯陀含、三果阿那含,这三果圣人都不在内,唯独到阿罗汉果,四果的时候这个苾刍;阿罗汉一定是出家人,所以叫「阿罗汉苾刍」。「诸漏永尽」,他的爱烦恼和见烦恼都永久的消灭了。「所有当来后有众苦皆悉永断」,他的诸漏永尽,他的苦尽没有呢?「所有当来」,就是将来后有众苦,将来他的色受想行识,在色受想行识上有老病死,有很多很多苦恼的事情,现在这位阿罗汉将来的色受想行识的众苦,「皆悉永断」,都完全断灭了。就是他现在的色受想行识还是有的,现在的色受想行识也可能会有病,所以也可能有很多苦,所以不说现在,只是说当来,「当来众苦皆悉永断」。「已得遍知」,这位阿罗汉他已经成就了他的清净的明了的智慧,普遍的随时都是现前,没有糊涂的时候。这个「知」也就是他的智慧,时时现前的,不会失掉的,已经成就了。

「如多罗树断截根顶」,这说个譬喻,像那个多罗树,这个树,若断截它的根,若断截它的顶,那这个树决定会死掉了。说这位阿罗汉他断除见烦恼、也断除去爱烦恼,他断了以后不会再现前的,这烦恼不会再现前,就是他的烦恼的种子被消灭了。说我们虽然是凡夫,有的时候也没有烦恼,但是那烦恼种子还在那里,烦恼种子有的时候会动,你就有烦恼。阿罗汉的烦恼种子他灭掉了,就永久不会有烦恼,不复现前。「由得当来不生法故」,由于阿罗汉他修学戒定慧,他成就了将来烦恼不现起,他成就了这个功德了。这里面有两个意思,一个是他成就了无我的智慧,只要没有入涅槃,他的智慧一直的成就而不会失掉。第二个原因,烦恼种子消灭了,所以将来不会有烦恼现前这回事。烦恼不现前,所以也就没有苦恼,老病死都没有了,是名叫作「苦寂静」。

辛二、烦恼寂静  

云何烦恼寂静?谓阿罗汉苾刍贪欲永断、瞋恚永断、愚痴永断,一切烦恼皆悉永断。由得毕竟不生法故;是名烦恼寂静。

「云何烦恼寂静?」这下面第二科,烦恼寂静。烦恼也是动乱的,烦恼现在不动乱了,没有烦恼了,所以叫作寂静。「谓阿罗汉苾刍贪欲永断、瞋恚永断、愚痴永断,一切烦恼皆悉永断」,怎么叫作烦恼寂静呢?「谓阿罗汉比丘贪欲永断」,他的贪欲心永久是消灭了,不是暂时的。我们修不净观是暂时的调伏烦恼,不是断灭烦恼。阿罗汉他修无我观的时候,这里面无有少法可得,常常作如是观,他就灭掉了这个贪欲心。「瞋恚永断」,这个瞋恚心也是,没有我。这个修无我观还是很厉害的。他观察我不可得的时候,就是色受想行识里没有我,离色受想行识也没有我。

我看这《大毗婆沙论》上,这须菩提尊者他去到另外一个修行人,都是住茅蓬嘛!他去敲他的门,里面那位比丘说:「你是谁?」须菩提尊者在那里想:「是谁?」他不能说「是我」,这句话说不出来。因为他常修无我观,色受想行识里没有我,离开色受想行识也没有我,所以现在这是谁?他不能说「是我」,达到这么个程度。我们若常常修无我观,也一样也会到这个程度。说是有人骂你:「妙境是坏蛋」,谁是妙境?他也不承认是我,所以你骂那个人,并不是骂我,所以他心不动。你赞叹,他也不动。修无我观有这个微妙,所以可以修无我观。你不修法空观没有关系,但是你若修无我观能得圣道,能达到这个境界。所以若是对无我义你能常常学习,常常思惟,就是可以修无我观。修无我观先修不净观,先修慈悲观也可以,慈悲观破除瞋心、不净观破除欲心,这个欲心和瞋心是障道因缘,把它破掉,破掉以后你心里面也容易寂静,这个时候修奢摩他,修无我观就得圣道了。就是阿罗汉,能达到阿罗汉那么高的境界。

说「云何烦恼寂静?谓阿罗汉比丘贪欲永断」,瞋恚也是永断,他这个时候,世间上一切的境界都不关我事,不再有贪瞋痴的这种活动。「愚痴永断」,这个愚痴的烦恼也永久的断了,你若通达十二缘起,苦集灭道这个道理,这个愚痴心是没有的,就知道世间是因果,出世间也有因果的道理;都是十二缘起,无明灭则行灭,乃至生灭则老死灭。这个生死的缘起和涅槃的缘起,这是要经过学习。你常能够修无我观,见到离一切相的毕竟空的境界,就是得涅槃了。所以「愚痴永断」。「一切烦恼皆悉永断」,所有的烦恼都完全断了。当然这个地方还是要有定,散乱心不能成就这件事,一定要修奢摩他的定,由欲界定到未到地定,未到地定到色界四禅,当然你再修无色界四空定也可以,但是色界四禅里面修四念处是很有力量的。「一切烦恼皆悉永断」。

「由得毕竟不生法故;是名烦恼寂静」,这个「毕竟不生法故」就是无我观,这个无我观,此中我不可得,色受想行识也是不可得,这里面无有少法可得,不生不灭。「是名烦恼寂静」,要修四念处才能断烦恼,断烦恼就得到毕竟不生法故,「是名烦恼寂静」。

辛三、不损恼有情寂静  

云何不损恼有情寂静?谓阿罗汉苾刍贪欲永尽、瞋恚永尽、愚痴永尽,一切烦恼皆悉永尽;不造诸恶,修习诸善,是名不损恼有情寂静。

这是解释第三个,不损恼有情的寂静。怎么叫作「不损恼有情寂静」呢?「谓阿罗汉苾刍贪欲永尽、瞋恚永尽、愚痴永尽,一切烦恼皆悉永尽」,都寂灭了,「不造诸恶」,他不会再作伤害人的事情,他心里面没有贪瞋痴,若有贪瞋痴就可能会作恶,若有贪瞋痴的时候,这个人一定有我见,有我见、他就有贪瞋痴,有贪瞋痴就可能会伤害人,就会这样。现在他没有我了,他也没有贪瞋痴。「不造诸恶」,不会再作什么事情伤害人,没有这件事。「修习诸善」,他要动作,他可以作善事,阿罗汉可能作善法,不会再作恶的事,「是名不损恼有情寂静」。若作善事,那是会饶益有情,阿罗汉他因为不修法空观,他这个厌离心特别强,所以他这大悲心不容易生起来,他就自己走了,众生苦他不管了。就是这么回事,「是名不损恼有情」的寂静。

我们那天和一位同学谈这件事,以前我没有学习《瑜伽师地论》的时候,还不知道这件事,只是说是菩萨有大悲心,所以能在生死里弘扬佛法度化众生。学习了《瑜伽师地论》的时候,添出来这么一件、也算是智慧吧!就是菩萨观一切法空,所以他厌离心轻,他能容易现起大悲心。说阿罗汉不能观一切法空,他只能修无我观,他的大悲心不容易现起,也是有大悲心,但是一思惟世间是苦,他就想入无余涅槃了。

辛四、舍寂静(分四科)  壬一、征  

云何舍寂静?

这是第四个寂静,叫「舍寂静」。分四科,第一科是征。怎么叫作「舍寂静」呢?这是征。

壬二、标  

谓阿罗汉苾刍诸漏永尽,于六恒住,恒常无间多分安住,

这是第二科标。谓阿罗汉比丘,他「诸漏永尽」,一切的烦恼都已经消除了,消除了以后,阿罗汉的眼耳鼻舌身意是怎么一个情形呢?就是「于六恒住,恒常无间多分安住」,就是断除爱烦恼、见烦恼之后,他的眼耳鼻舌身意也还是接触色声香味触法的,他有时候入定当然不接触,有时候不入定他就接触了。而这个时候「恒安住」,常常的寂静住,就是他心里没有烦恼,他接触色声香味触法的时候,他心里面也是寂静住,因为烦恼寂静了,「六恒住」。「恒常无间」,这个寂静住不是有间断的,长时期相续不断的心里寂静住。「多分」的「安住」在寂静住这里,这个「多分」好像又不是全的,多数是这样安住,有一部分还不是的。有一部分,那么他若听佛说法的时候,他可能随佛去思惟佛所说法,那也可以说是不安住,当然心还是清净的。

因为他还在世间,没有入无余涅槃,他有时候还是乞食的。乞食的时候他向这个斋主乞食,到那一家乞食,你常常乞食和他有关系了,他有的时候可能有事要求你。我看书上说毕陵伽婆蹉阿罗汉,他是常常到一个居士家乞食,这个居士不是个有钱的人家。他到居士家乞食,这个居士家有个小孩子,可能是两三岁、三四五岁这么样吧。这个阿罗汉到他家,这个小孩去抱他大腿,小孩子就是这样子。忽然间这一天来,这小孩子不见了,没有小孩来抱他大腿,那么看到父母在那愁眉苦脸的这样子。这毕陵伽婆蹉阿罗汉就问:「怎么回事?」说是:「小孩子丢了!不见了,到那儿去找也找不到,请阿阇黎慈悲,给我们找一找吧!」这毕陵伽婆蹉就坐下来一入定,一入定的时候他在定里面这么一伸手,就把这个孩子拿回来了,拽回来,这个厉害吧!因为他一入定,这阿罗汉有天眼通,一看,那个贼偷这个孩子,从岸抱到船上去了,他一下子就把他拿回来了,作这件事。

作这件事,当然这心里也是清净心作这件事,不能说是贼劫贼。后来大众僧知道了,大众僧要作羯摩;「你是作贼了,你抢人家的孩子」,说贼劫贼,有这个事情。这时候把这孩子找回来了,他父母就欢喜了。这件事就传开了;阿罗汉自己是不说这个事,但是就有人传到大众僧,喔!贼把他孩子偷去了,这是贼所有物,你去抢回来,你也是贼啊!贼劫贼。于是大众僧作羯磨,请他来参加,他不来,阿罗汉不来参加作羯磨。但是大众僧派人去找他来,他在寮房里,住在那里,这一敲他的门,这个手就粘在门上,就拿不下来。大众僧还等着他呀!「怎么好久都不来呢?」又派一个又到那儿去,又是粘上了。这样子,大众僧就吵闹。吵闹了,最后这个阿罗汉来了,大家就说明这件事,这阿罗汉不承认,「我不是贼劫贼」。这么吵闹的时候,佛就天耳遥闻,佛就来了,你们吵的什么?大家就报告。佛就问:「你用什么心情去把这个孩子夺回来?」他说:「我是用慈悲心。」因为他父母在那儿悲痛,他就同情这件事,就把他找回来,是这样意思。佛说:「若是用慈悲心,这不是贼劫贼。」这就没有这件事了。

我想这件事,你看这「于六恒住,恒常无间多分安住」,这个也算是寂静住,这是一件事。还有第二件事,这个频婆娑罗王送给阿罗汉一个毛毯,是很贵重的毛毯。他就拿回来,到他的住处。他在走的时候,贼就看见他拿这个毛毯,这个毛毯是很尊贵的,不是一般的毯子。这个贼这一天就到这儿来,就对阿罗汉说:「王送给你一个毛毯,你送给我好不好?」不是说偷,就直接和他要这个毯子。阿罗汉说:「好!你在窗户外,我这个毯子从这个窗户给你送出去。」就把窗户开开,这毯子就从这里送出去。外面这个贼就把毯子往外拽、拽、拽,没个完。一直的这个毯子无穷无尽的,堆了一大堆还是没个完。这个贼拿刀砍也砍不断,用火烧、烧也烧不断。最后这个贼呢「哎呀!这个阿罗汉有神通,算了!算了!」他就走了,不要了。这些事情,看出阿罗汉「于六恒住,恒常无间多分安住」,这个地方、就是阿罗汉也有一点戏弄他;你要,我心里面还是不给你的呀!

所以这「于六恒住,恒常无间多分安住」,不是全分的,可以这么讲吧!所以「于六恒住,恒常无间多分安住」,不是全分的。这是标,下面解释。

壬三、释  

谓眼见色已,不喜不忧,安住上舍、正念、正知。如是耳闻声已、鼻嗅香已、舌尝味已、身觉触已、意了法已,不喜不忧,安住上舍、正念、正知;

这是解释,怎么叫作六恒住呢?「谓眼见色已」,就是阿罗汉他的眼看见外边青黄赤白这些色法以后,「不喜不忧」,心里也不感觉欢喜,看见可爱的境界,心里也不欢喜,看见可憎恶的事情,心里也不忧;不喜不忧。「安住上舍」,他的心里是什么呢?就是不执着。我们凡夫看见不满意的境界,心里面也不想去爱着,也有个舍的意思,但是那是下等的舍,不如这个阿罗汉他的心清净。这个「舍」就是不着,好的坏的,什么境界心里都不着,这也有不受一切法的意思。

「正念、正知」,这个「正念、正知」实在我们是讲过的,我今天再去查一查,这两个字,我查了一个钟头。它的解释很多,很多种的解释。这个「正念、正知」或者这么解释,这个「念」就是明静而住叫作「念」,就是奢摩他的止,也就是前面那个「安住上舍」的意思,就是「正念」。这「正知」呢?就是思惟它无常、无我,这就是有观的意思。「正念」就是止,「正知」就是观。思惟苦集灭道,思惟无常、无我,这叫「正知」,阿罗汉的心就是这样子。所以是「眼见色已,不喜不忧,安住上舍,正念正知」。

「如是耳闻声已、鼻嗅香已、舌尝味已、身觉触已、意了法已,不喜不忧,安住上舍、正念、正知」,阿罗汉的心是这样子。这是第三科的解释。第四科是结。

壬四、结

是名舍寂静。

舍寂静就是这个意思,没有贪瞋痴的活动。我们止观不相应的人,我们遇见什么境界能够「不喜不忧,安住上舍,正念正知」吗?我们恐怕不行。但是你若常修止观,就是我们的心接触到境界的时候,你马上提起来无常无我的止观,也会有效的,心就能清净住。这是第四科,结。下面第五科也是结束。

庚五、结  

即依如是四种寂静,说有余依地,最极寂静、最极清凉;是名寂静施设安立。

「即依」,就是由于前面的「四种寂静」,「说有余依地,最极寂静」,就是说这阿罗汉的有余依地,就是没有入无余涅槃的时候,他还是心里面「最极寂静」的,没有贪瞋痴的活动。「最极清凉」,有烦恼的时候就是不清凉,这个「清」是清净,就是没有见烦恼、没有爱烦恼,是最极清凉。烦恼来的时候是热恼,就是不凉。现在没有烦恼而心里清净,也就是感觉清凉,没有苦恼了。「是名寂静施设安立」。

这四种施设安立,这是有余依地的相貌。

本篇文章共有 1 页,当前为第 1 页

版 权 所 有 : 三 学 净 苑   邮 箱:sanxjy@126.com

地址:山东省菏泽市广福大街南33号三学净苑 电话:0530—6165969

鲁ICP备1200284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