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元文化
        儒家文化
        佛家文化
        道家文化
·伟大佛陀一生的画卷-精美组图(..
·2015年1月1日开应法师一行..
·菏泽市佛教协会三学净苑六和弘法..
·2015年三学净苑落实传统文化..
·伟大佛陀一生的画卷-精美组图(..
·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
·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玉枢宝经
·三学净苑部分活动剪影
·欢迎来到三学净苑【置顶】
·欢迎来到三学净苑【置顶】
·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分论坛:佛教..
·智慧的结晶:世界佛教论坛7大分..
·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新闻发布会在..
·2018年9月9日三源寺三世佛..
·2018年8月23—25日开应..
·8月25日三学净苑盂兰盆节法会..
·2018年8月18日开应法师主..
·山东菏泽三学净苑念佛三日共修法..
位置:首页 >>> 多元文化 >>> 佛家文化

赵州禅师语录卷上(1——100)

三学净苑   2015-12-15

    (1)师问南泉:“如何是道?”泉云:“平常心是。”师云:“还可趣向否?”泉云:“拟向即乖。”师云:“不拟争知是道?”泉云:“道不属知不知。知是妄觉,不知是无记。若真达不疑之道,犹如太虚,廓然虚豁。岂可强是非也!”师于言下,顿悟玄旨,心如朗月。

  (2)南泉上堂,师问:“明头合,暗头合?”泉便归方丈。师便下堂,云:“这老和尚被我一问,直得无言可对。”首座云:“莫道和尚无语,自是上座不会。”师便打。又云:“这棒合是堂头老汉吃!”

  (3)师问南泉:“知有的人,向什么处去?”泉云:“山前檀越家,作一头水牯牛去!”师云:“谢和尚指示!”泉云:“昨夜三更月到窗。”

  (4)师在南泉作炉头,大众普请择菜。师在堂内叫:“救火!救火!”大众一时到僧堂前,师乃关却僧堂门,大众无对。泉乃抛钥匙,从窗内入堂中,师便开门。

  (5)师在南泉井楼上打水次,见南泉过,便抱柱悬却脚,云:“相救!相救!”南泉上扶梯,云:“一二三四五。”师少时间,却去礼谢,云:“适来谢和尚相救。”

  (6)南泉因东西两堂争猫儿,泉来堂内,提起猫儿,云:“道得即不斩,道不得即斩却。”大众下语,皆不契泉意,当时即斩却猫儿了。至晚间,师从外归来,问讯次,泉乃举前话了,云:“你作么生救得猫儿?”师遂将一只鞋戴在头上出去。泉云:“子若在,救得猫儿。”

  (7)师问南泉:“异即不问,如何是类?”泉以两手托地,师便踏倒,却归涅槃堂内,叫:“悔!悔!”泉闻,乃令人去问:“悔个什么?”师云:“悔不更与两踏。”

  (8)南泉从浴室里过,见浴头烧火,问云:“作什么?”云:“烧浴。”泉云:“记取来,唤水牯牛浴。”浴头应诺。至晚间,浴头入方丈。泉问:“作什么?”云:“请水牯牛去浴!”泉云:“将得绳索来否?”浴头无对。

  师来问讯泉,泉举似师。师云:“某甲有语。”泉便云:“还将得绳索来么?”师便近前,蓦鼻便拽。泉云:“是即是,太粗生。”

  (9)师问南泉:“离四句绝百非外,请道。”泉便归方丈。师云:“这老和尚,每常口吧吧地,及其问著,一言不措。”侍者云:“莫道和尚无语好。”师便打一掌。

  (10)南泉一日掩却方丈门,便把灰围却门外,问僧云:“道得即开门。”多有人下语,并不契泉意。师云:“苍天!苍天!”泉便开门。

  (11)师问南泉云:“心不是佛,智不是道,还有过也无?”泉云:“有。”师云:“过在什么处?请师道。”泉遂举,师便出去。

  (12)师上堂谓众曰:“此事的的,没量大人,出这里不得。老僧到沩山,僧问:‘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’沩山云:‘与我将床子来。'若是宗师,须以本分事接人始得。”

  时有僧问: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”师云:“庭前柏树子!”学云:“和尚莫将境示人。”师云:“我不将境示人。”云: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”师云:“庭前柏树子。”

  (13)师又云:“老僧九十年前,见马祖大师下八十余员善知识,个个俱是作家,不似如今知识,枝蔓上生枝蔓,大都是去圣遥远,一代不如一代。只如南泉寻常道:‘须向异类中行。’且作么生会?如今黄口小儿,向十安街头说葛藤、博饭口童、觅礼拜,聚三五百众,云:‘我是善知识,你是学人。’”

  (14)僧问:“如何是清净伽蓝?”师云:“丫角女子。”云:“如何是伽蓝中人?”师云:“丫角女子有孕。”

  (15)问:“承闻和尚亲见南泉,是否?”师云:“镇州出大萝卜头。”

  (16)问:“和尚生缘什么处?”师以手指云:“西边、更向西。”

  (17)问:“法无别法,如何是法?”师云:“外空、内空、内外空。”

  (18)问:“如何是佛真法身?”师云:“更嫌什么!”

  (19)问:“如何是心地法门?”师云:“古今榜样!”

  (20)问:“如何是宾中主?”师云:“山僧不问妇!”问:“如何是主中宾?”师云:“老僧无丈人!”

  (21)问:“如何是一切法常住?”师云:“老僧不讳祖!”其僧再问,师云:“今日不答话。”

  (22)师上堂云:“兄弟!莫久立,有事商量,无事向衣钵下坐,穷理好。老僧行脚时,除二时斋粥,是杂用心力处,余外更无别用心处也。若不如此,出家大远在!”

  (23)问:“万物中何物最坚?”师云:“相骂饶汝接嘴,相唾饶汝泼水。”

  (24)问:“晓夜不停时如何?”师云:“僧中无与么两税百姓!”

  (25)问:“如何是一句?”师云:“若守著一句,老却你。”

  (26)师上堂,谓众云:“若一生不离丛林,不语十年五载,无人唤你作哑汉,已后佛也不奈你何!你若不信,截取老僧头去。”

  (27)师上堂云:“兄弟!你正在第三冤里。所以道:‘但改旧时行履处,莫改旧时人。’共你各自家出家,比来无事。更问禅问道,三十二十人聚头来问,恰似欠伊禅道相似。你唤作善知识,我是同受拷。老僧不是戏好,恐带累他古人,所以东道西说。”

  (28)问:“十二时中,如何用心?”师云:“你被十二时使,老僧使得十二时。你问哪个时!”

  (29)问:“如何是赵州主人公?”师咄云:“这箍桶汉!”学人应诺。师云:“如法箍桶著!”

  (30)问:“如何是学人本分事?”师云:“树摇鸟散,鱼惊水浑。”

  (31)问:“如何是少神的人?”师云:“老僧不如你!”学云:“不占胜。”师云:“你因什么少神!”

  (32)问:“至道无难,唯嫌拣择,是时人窠窟?”师云:“曾有问我,直得五年分疏不得。”

  (33)有官人问:“丹霞烧木佛,院主为什么眉须堕落?”师云:“官人宅中,变生作熟,是什么人?”云:“所使。”师云:“却是他好手。”

  (34)问:“毗目仙人执善财手,见微尘佛时如何?”师遂执僧手,云:“你见个什么?”

  (35)有尼问:“如何是沙门行?”师云:“莫生儿!”尼云:“和尚勿交涉。”师云:“我若共你打交涉,堪作什么。”

  (36)问:“如何是赵州主人公?”师云:“田库奴。”

  (37)问:“如何是王索仙陀婆?”师云:“你道老僧要个什么?”

  (38)问:“如何是玄中玄?”师云:“说什么玄中玄,七中七,八中八!”

  (39)问:“如何是仙陀婆?”师云:“静处萨婆诃。”

  (40)问:“如何是法非法?”师云:“东西南北。”学云:“如何会去?”师云:“上下四维。”

  (41)问:“如何是玄中玄?”师云:“那个师僧若在,今年七十四五。”

  (42)问:“王索仙陀婆时如何?”师蓦起,打躬叉手。

  (43)问:“如何是道?”师云:“不敢!不敢!”

  (44)问:“如何是法?”师云:“敕敕,摄摄!”

  (45)问:“赵州去镇府多少?”师云:“三百。”学云:“镇府来赵州多少?”师云:“不隔。”

  (46)僧问:“如何是玄中玄?”师云:“玄来多少时也?”学云:“玄来久矣!”师云:“赖遇老僧,洎合玄杀这屡生。”

  (47)问:“如何是学人自己?”师云:“还见庭前柏树子么!”

  (48)师上堂云:“若是久参的人,莫非真实,莫非亘古亘今。若是新入众的人,也须究理始得。莫趁者边三百、五百、一千,傍边二众丛林,称道:好个住持,洎乎问著佛法,恰似炒砂作饭相似,无可施为,无可下口。却言他非我是,面赫赤地,良由世间出非法语。真实欲明者意,莫辜负老僧。”

  (49)问:“在尘为诸圣说法,总属披搭。未审和尚如何示人?”师云:“什么处见老僧?”学云:“请和尚说。”师云:“一堂师僧,总不会这僧语话。”别有一僧问:“请和尚说。”师云:“你说,我听。”

  (50)问:“真化无迹,无师、弟子时如何?”师云:“谁教你来问?”学云:“更不是别人。”师便打之。

  (51)问:“此事如何辨?”师云:“我怪你。”学云:“如何辨得?”师云:“我怪你不辨。”学云:“还保任否?”师云:“保任、不保任自看。”

  (52)问:“如何是无知解的人?”师云:“说什么事!”

  (53)僧问:“如何是西来意?”师下禅床。学云:“莫便是否?”师云:“老僧未有语在。”

  (54)问:“佛法久远,如何用心?”师云:“你见前汉、后汉把揽天下,临终时半钱也无分。”

  (55)问:“时人以珍宝为贵,沙门以何为贵?”师云:“急合取口。”学云:“合口还得也无?”师云:“口若不合,争能辨得。”

  (56)问:“如何是赵州一句?”师云:“老僧半句也无。”学云:“岂无和尚在?”师云:“老僧不是一句!”

  (57)问:“如何得不被诸境惑?”师垂一足,僧便出鞋;师收起足,僧无语。

  (58)有俗官问:“佛在日,一切众生归依佛;佛灭度后,一切众生归依什么处?”师云:“未有众生。”学云:“现问次。”师云:“更觅什么佛!”

  (59)问:“还有不报四恩、三有者也无?”师云:“有。”学云:“如何是?”师云:“这杀父汉,算你只少此一问。”

  (60)问:“如何是和尚意?”师云:“无施设处。”

  (61)师上堂云:“兄弟!但改往修来;若不改,大有著你处在!”

  (62)师又云:“老僧在此间三十余年,未曾有一个禅师到此间。设有来,一宿一食急走过,且趁软暖处去也。”

  问:“忽遇禅师到来,向伊道什么?”师云:“千钧之弩,不为鼷鼠而发机。”

  (63)师又云:“兄弟!若从南方来者,即与下载;若从北方来,即与装载。所以道:‘近上人问道,即失道;近下人问道者,即得道。’”

  (64)师又云:“兄弟!正人说邪法,邪法亦随正;邪人说正法,正法亦随邪。诸方难见易识,我者里易见难识。”

  (65)问:“善恶惑不得的人,还独脱也无?”师云:“不独脱。”学云:“为什么不独脱?”师云:“正在善恶里。”

  (66)尼问:“离却上来说处,请和尚指示!”师咄云:“煨破铁瓶。”尼将铁瓶添水来,云:“请和尚答话。”师笑之。

  (67)问:“世界变为黑穴,未审此个落在何路?”师云:“不占。”学云:“不占是什么人?”师云:“田库奴。”

  (68)问:“无言无意,始称得句。既是无言,唤什么作句?”师云:“高而不危,满而不溢。”学云:“即今和尚是满是溢?”师云:“争奈你问我。”

  (69)问:“如何是灵者?”师云:“净地上屙一堆屎!”学云:“请和尚的旨。”师云:“莫恼乱老僧!”

  (70)问:“法身无为,不堕诸数,还许道也无?”师云:“作么生道!”学云:“与么即不道也。”师笑之。

  (71)问:“如何是佛,如何是众生?”师云:“众生即是佛,佛即是众生。”学云:“未审两个哪个是众生?”师云:“问、问。”

  (72)问:“大道无根,如何接唱?”师云:“你便接唱!”云:“无根又作么生?”师云:“既是无根,什么处系缚你!”

  (73)问:“正修行的人,莫被鬼神测得也无?”师云:“测得!”云:“过在什么处?”师云:“过在觅处。”云:“与么即不修行也?”师云:“修行。”

  (74)问:“孤月当空,光从何生?”师云:“月从何生?”

  (75)问:“承和有言,道不属修,但莫染污。如何是不染污?”师云:“检校内外。”云:“还自检校也无?”师云:“检校。”云:“自己有什么过,自检校?”师云:“你有什么事。”

  (76)师上堂云:“此事如明珠在掌,胡来胡现,汉来汉现。”

  (77)师又云:“老僧把一枝草作丈六金身用,把丈六金身作一枝草用。佛即是烦恼,烦恼即是佛。”

  问:“佛与谁人为烦恼?”师云:“与一切人为烦恼!”云:“如何免得?”师云:“用免作么。”

  (78)师示众云:“老僧此间,即以本分事接人。若教老僧随伊根机接人,自有三乘十二分教,接他了也。若是不会,是谁过欤!已后遇着作家汉,也道老僧不辜他。但有人问,以本分事接人。”

  (79)问:“从上至今,即心是佛;不即心,还许学人商量也无?”师云:“即心且置,商量个什么!”

  (80)问:“古镜不磨,还照也无?”师云:“前生是因,今生是果!”

  (81)问:“三刀未落时如何?”师云:“森森地。”云:“落后如何?”师云:“迥迥地。”

  (82)问:“如何是出三界的人?”师云:“笼罩不得!”

  (83)问:“牛头未见四祖,百鸟衔花供养;见后,为什么百鸟不衔花供养?”师云:“应世,不应世。”

  (84)问:“白云自在时如何?”师云:“争似春风处处闲!”

  (85)问:“如何是露地白牛?”师云:“月下不用色。”云:“食噉何物?”师云:“古今嚼不著!”云:“请师答话!”师云:“老僧合与么!”

  (86)师示众云:“拟心即差。”僧便问:“不拟心时如何?”师打三下,云:“莫是老僧辜负梨么?”

  (87)问:“凡有问答,落在意根;不落意根,师如何对?”师云:“问。”学云:“便请师道!”师云:“莫向者里是非!”

  (88)问:“龙女亲献佛,未审将什么献?”师以两手作献势。

  (89)师示众云:“此间佛法,道难即易,道易即难。别处难见易识,老僧者里,即易见难识。若能会得,天下横行。忽有人问:什么处来?若向伊道赵州来,又谤赵州;若道不从赵州来,又埋没自己。诸人且作么生对他?”

  僧问:“触目是谤和尚,如何得不谤去?”师云:“若道不谤,早是谤了也!”

  (90)问:“如何是正修行路?”师云:“解修行即得,若不解修行,即参差落他因果里。”

  (91)师示众云:“我教你道,若有问时,但向伊道赵州来。忽问:‘赵州说什么法?’但向伊道:‘寒即言寒,热即言热。’若更问道:‘不问者个事。’但云:‘问什么事?’若再问:‘赵州说什么法?’便向伊道:‘和尚来时,不教传语上座,若要知赵州事,但自去问取。’”

  (92)问:“不顾前后时如何?”师云:“不顾前后且置,你问阿谁?”

  (93)师示众云:“迦叶传与阿难,且道达磨传与什么人?”问:“且如二祖得髓,又作么生?”师云:“莫谤二祖!”

  师又云:“达磨也有语:‘在外者得皮,在里者得骨。’且道更在里者得什么?”问:“如何是得髓的道理?”师云:“但识取皮。老僧者里,髓也不立!”云:“如何是髓?”师云:“与么皮也摸未著!”

  (94)问:“与么堂堂,岂不是和尚正位?”师云:“还知有不肯者么?”学云:“与么即别有位!”师云:“谁是别者?”学云:“谁是不别者?”师云:“一任叫。”

  (95)问:“上上人一拨便转,下下人来时如何?”师云:“汝是上上下下?”云:“请和尚答话!”师云:“话未有主在。”云:“某甲七千里来,莫作心行。”师云:“据你者一问,心行莫不得么?”此僧一宿便去。

  (96)问:“不绍傍来者如何?”师云:“谁?”学云:“惠延。”师云:“问什么?”学云:“不绍傍来者。”师以手抚之。

  (97)问:“如何是衲衣下事?”师云:“莫自瞒。”

  (98)问:“真如、凡圣,皆是梦言;如何是真言?”师云:“更不道者两个。”学云:“两个且置,如何是真言?”师云:“更不道者两个。”

  (99)问:“如何是赵州?”师云:“东门、西门、南门、北门。”

  (100)问:“如何是定?”师云:“不定。”学云:“为什么不定?”师云:“活物、活物。”

 

本篇文章共有 1 页,当前为第 1 页

版 权 所 有 : 三 学 净 苑   邮 箱:sanxjy@126.com

地址:山东省菏泽市广福大街南33号三学净苑 电话:0530—6165969

鲁ICP备12002844号-1